分分排列3

                                                          来源:分分排列3
                                                          发稿时间:2020-05-29 03:32:34

                                                          司法部长在考虑下列若干因素后,可以行使酌情权, 不移交该名面临引渡的人:考虑到所有相关情况,引渡该人将是不公正或压迫性的;提出引渡请求的目的是以种族、宗教、国籍、族裔、语言、肤色、政治见解、性别、性取向、年龄、精神或身体残疾或地位为由起诉或惩罚该人,或该人的利益可能因上述任何原因而受到损害;根据引渡伙伴国的法律, 提出引渡请求的刑事指控可判处死刑;被要求引渡的刑事指控是政治犯罪或政治性质的罪行;该人在他缺席的情况下被定罪,并且在引渡后该人无法对案件进行复审;犯罪时,该人不满18岁;加拿大已经就引渡请求上所列出的刑事指控对该人在加拿大本土进行了刑事指控;引渡请求上所列的刑事指控均不发生在引渡请求国所拥有管辖权的领土内。

                                                          等以上两个问题回答完之后,整个第二阶段就结束了,就进入到第三阶段。第三阶段就是由加拿大的司法部长来决定,要不要把孟晚舟引渡到美国,当然司法部部长的权力是非常有限的,这在引渡法下给出了明确的要求和定义。

                                                          第二,中国全国人大作出国家安全立法决定及时必要。近年来,香港特区国家安全立法风险凸显,特别是“修例风波”以来,“港独”分子和激进分离势力活动日益猖獗,暴力恐怖活动不断升级,大肆从事破坏国家统一、分裂国家活动,蓄意破坏香港社会秩序,暴力对抗警方执法,毁损公共设施和财物,瘫痪政府管治和立法会运作。一些外部势力与香港反中乱港势力勾连合流、沆瀣一气,利用香港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这些活动严重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严重危害中国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这些事实表明,香港特区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存在明显法律漏洞和工作缺失,从国家层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势在必行、刻不容缓。

                                                          沈晨律师指出,目前披露出来的关于孟晚舟是如何被拘留和逮捕的证据很少。因此,很难评估孟晚舟的宪章权利是否受到侵犯。

                                                          资深大律师陈丙丁同样认为,这将是个可能延续数年的官司。而且,现在看来第二场耹讯的结果也很可能不乐观,引渡程序或许最终还是会进入实质耹讯的阶段。

                                                          第四,维护国家安全是“一国两制”的核心要义和生存基础。中国政府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的决心坚定不移。“一国两制”是一个整体,“一国”是实行“两制”的前提和基础,“两制”从属和派生于“一国”并统一于“一国”之内。反中乱港势力借口“两制”,破坏“一国”;外部势力借口“两制”,干预香港事务,威胁中国主权和国家安全,这些都严重危害“一国两制”。全国人大决定正是准确把握“一国两制”正确方向,完善香港特区同宪法和基本法实施相关的制度和机制,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

                                                          使馆发言人表示,5月28日,中国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区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英国外交大臣拉布、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加拿大外长商鹏飞发表所谓“联合声明”,对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立法说三道四,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我愿重申以下几点:

                                                          第三,维护国家安全是世界各国中央事权。国家安全立法属于国家立法权力,英国如此,中国同样如此。中国中央政府通过基本法第23条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部分立法权,并不改变国家安全立法属于中央事权的属性,也并不因此丧失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应有的责任和权力。香港回归23年来,基本法第23条立法一直没有完成,而且被严重污名化、妖魔化,导致香港特区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实际处于“不设防”状态。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面临严峻局势且无法自行完成维护国安立法的情况下,全国人大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依照宪法和基本法有关规定,以立法方式堵塞住香港国家安全的风险漏洞,是权力和责任所在,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那么,在什么情况下司法部长可以拒绝引渡令呢?沈晨律师指出,在高等法院法官做出引渡判决后,加拿大司法部长可以决定向引渡申请国移交该名引渡令上的人,也可以决定不移交该人。

                                                          即使引渡法官裁定孟晚舟的《宪章》权力受到侵犯,引渡法官还需考虑另外一个问题:执法部门的违宪行为是否足以严重到让引渡程序终止。